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保姆为何这么做?

2020-05-13 22:07:28 来源:每日娱乐网

  2020年5月13日,据江苏省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消息称,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那么,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保姆为何这么做?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保姆为何这么做?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2020年5月13日,据江苏省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消息称,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保姆为何这么做?

  事件回顾:

  2020年5月2日晚,江苏溧阳别桥镇一名83岁老年女性在家中被保姆闷死。

  家属称,该名保姆虞某某67岁,同为别桥镇人,此前“主动找过来”当保姆,双方相处融洽,未发生过矛盾冲突。截至事发当日,保姆刚刚工作8天。

  事发后,保姆电话通知了老人的儿子,并指导其为老人擦洗、换上寿衣。

  家属查看家中监控后,发现老人并非自然死亡,当即报警。

  令人吃惊的是,保姆行凶后还非常镇定地教死者家人处理后事,” 要不是家里有监控,我们说不定还要感谢这个杀人凶手!”受害人儿子表示。

  据受害人儿子透露,“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矛盾冲突,也没有其他仇怨,在我们家工作这段时间,双方相处也很好。她表面上对我妈妈照顾很周到,我们对她也都很尊重,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张阿留称,事发至今,张家人一直搞不明白保姆行凶的动机。

  5月12日,从江苏溧阳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处获悉,闷死83岁老人的保姆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保姆闷死老人案 保姆为何这么做?

  保姆为何这么做?

  5月12日下午,记者在溧阳别桥镇分别见到了被害人家属与嫌疑人家属。

  据老人家属介绍,虞某是家中请来的第三个保姆。起初虞某来到家里,家属觉得她照顾老人细致周到。但事发后回放监控发现,虞某经常不给母亲喂食,还曾将老人的被子扔在地上。案发后,镇上曾有传言称虞某系惯犯,警方对此回应称,目前未掌握嫌疑人其他犯罪事实。

  涉案保姆外出前曾与家人争吵绝食 丈夫称曾有间歇精神疾病发作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保姆一家表现出同样的震惊。涉案保姆大女儿告诉记者,“我母亲做的事情,我真的觉得触目惊心,不能忘记。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向对方道歉”。

  大女儿称,事发后,曾提着东西去老人大女儿和大儿子家下跪道歉。“我跪在他们面前,代我母亲向他们赔礼道歉。老人的孙子把我们买去的东西,都丢在大门口的河里了”。

  面对母亲去做住家保姆的选择,大女儿至今有些后悔,“我当时劝她不要去的。她不会说话,也不是太讲卫生,我怕她受气。但是对方请了两次。而且当时母亲跟父亲吵架冷战,两三天都没有吃饭”。大女儿透露,就在4月22日,父亲和母亲曾因管教重孙发生冲突,在小区里“打了起来”,“他们经常吵吵闹闹,母亲可能心情不好。从4月22日中午到4月25日去他们家,她都没有吃饭”。

  也是在4月23日,大女儿因为肠胃不适需要住院做肠镜,“当时我想请母亲照顾,但是她当时在气头上,说我是马家人,她不去照顾”。

  涉案保姆丈夫马某告诉记者,“我老婆没有文化,说话一直有些冲。我推测她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原来的医院出了活儿,有一个病人要雇她做护工,给我们打电话了,但是她正好在照顾老太;二是她不知道有监控,她以前问过雇主,雇主说是小电视,她没文化,真的不懂;三是她曾经有过精神疾病。在跟我结婚前,发作过一次。结婚后,在我家里,也发作过。后来有了两个女儿,又发作了一次”。丈夫称,她发作的时候会两臂挥舞,“但从未打过人”。

  涉案保姆此前曾做过五年护工 家庭经济状况欠佳

  记者了解到,涉案保姆家中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前夫去世后改嫁,小女儿夫妻不和,老伴因做过心脏搭桥手术需常年吃药治病,家庭经济拮据。

  “我们老两口没有固定收入。我只有几亩地在名下,一年一千多块,我吃药都不够”,保姆丈夫马某告诉记者,2015年,其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当时手术花了20多万,借了不少外债。至今没还清,欠着钱。后面需要长期吃药,也一直需要钱”。为了补贴家用,涉事保姆开始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

  马某出院后,也和妻子一起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她的收入是和雇主谈,一个月2000到3000块不等。我因为刚做完手术,不能干重活,只能做散工,一天100块”。

  马某称,妻子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时口碑不错,“(溧阳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也说她蛮好。她服侍好了这个病人,下一个病人又来找她照顾了,都相信她。有老太从医院出来后,舍不得,让她继续照顾”。

  事发时,涉案保姆在雇主家仅工作8天。这也是她第一次做住家保姆。大女儿告诉记者,出事后,母亲曾给自己打电话,告知老太走了。“她很平静,没有异常”。如今,这成为大女儿和母亲的最后一次交流。

  “我们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请人递点衣服吧,马上天热了”。事发后,涉事保姆丈夫与大女儿均去警局录过笔录。

  “我的妈妈做错事,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我们到现在也没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做”。保姆大女儿对记者说。

编辑:每日娱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