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母亲抵张家界 她是如何失联的?

2020-05-16 21:15:27 来源:每日娱乐网

  近日,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一女生翼装飞行时失联,引发社会关注。日前,该女生的母亲已抵达张家界。那么,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母亲抵张家界,她是如何失联的?

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母亲抵张家界 她是如何失联的?

  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母亲抵张家界

  近日,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一女生翼装飞行时失联,引发社会关注。

  失联女生的母亲在得知消息后,非常焦急,已连夜赶到张家界,希望能尽快找到女儿。

  母亲说,女儿在北京读大四,5月12日飞行失联,失联4天仍未找到让她很担心。事发时安安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由于地形复杂,搜救难度不小。

  据悉,失联翼装飞行女生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失联女生的一名朋友称,她飞行技术好,圈内算是“大神级”的,事故让他感到十分意外。

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母亲抵张家界 她是如何失联的?

  她是如何失联的?

  2020年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该失联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事发后,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立即调动两架直升机和多架无人机在所有可能降落的山体上空进行地毯式搜寻。当天下午,当地政府迅速抵达现场开展搜救工作,调度消防队、蓝天救援队、摄制组、景区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第一时间开展联合搜救。

  从事发至今,搜寻搜救工作一直持续不间断进行,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截至目前,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

  当前,政府相关部门、专业救援团队、摄制组和景区将继续加大搜救力量,持续开展搜寻搜救工作。

翼装飞行运动

  延伸阅读:30%死亡率 翼装飞行为何依旧让人疯狂?

  从翼装运动诞生到现在,已有30%的翼装勇士丧命。

  2015年5月,极限运动传奇人物迪恩·波特(Dean Potter)在一次翼装飞行中不幸去世。但这依然无法阻挡冒险者们对翼装运动的热爱。

  那么,翼装飞行为何能让人如此疯狂?

  拿命游戏,全球仅600人挑战

  作为世界上最疯狂的极限运动,翼装飞行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由极限跳伞演变而来。翼装飞行是指运动员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用身体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在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时,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

  由于飞行高度低,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十分短促,翼装飞行运动的危险性和难度极大,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600人敢尝试,而且大部分人只是玩票,真正称得上是“翼装飞行员”的只有一百来人。

  有资料显示,从翼装运动诞生到现在,已有30%的翼装勇士丧命,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截止到目前为止,2015年已有两人在爱达荷州的双子瀑布飞行中遇难。

  三成死亡率,为何仍沉迷?

  迪恩曾经在2014年一次采访中说到,“贴着岩壁以每小时2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飞行已经够刺激了,你不需要再玩什么其他的花招让它更碉堡。我曾经也害怕。我甚至记得自己因受不了巨大压力,情绪失控而痛哭。但一次次的飞行,让我慢慢习惯这种节奏。现在我可以在飞行时保持呼吸平稳,并且用心感受周围的世界。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跳。”

  “很多人认为我并不会感到恐惧,但其实我会。恐惧是值得的,因为恐惧会将我推向更高境界的意识,让我感知到更多。它让我更加清醒,让我保持平静。这些让我可以进入一些平时我没有办法达到的境界,让我可以做一些看起来很吓人的事情。”

降落伞只在距离地面非常低时才打开

  迪恩提到了恐惧,对,就是恐惧。

  很多东西都可以引起人们的恐惧,翻滚的巨浪,快速前行的电车,黑暗中拿着棍棒的男人。沉迷翼装飞行的人,大多享受命悬一线的快感,这就是恐惧。降落伞只在距离地面非常低时才打开,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让你命丧黄泉。这种快感类似吗啡或止痛药,而且风险越大,快感越强烈。

  恐惧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你有足够的肾上腺素对抗威胁,二是将这种体验记录在你的大脑,让你在未来避免这种威胁。大约17%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士兵回国后都体会到创伤性恐惧,比如做恶梦,滥用毒品,抑郁,自杀。

  然而这些对热爱冒险的人不适用。他们因为基因的缘故,往往对压力有天然的抵抗性,不像常人对恐惧有那么激烈的反应,而是可以迅速从恐惧中恢复过来。

  他们甚至因此产生了快感。一位英国研究极限运动心理的教授称,当他们在极限运动时,大脑在害怕同时也会兴奋,分泌多巴胺,让他们有了愉快的感觉。

  所以恐惧和快感相伴相生,在压力和恐惧散去之时,也是他们对快感无比怀念想要再来一次的时刻。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翼装飞行让那么多人死去,又有更多人前赴后继跟上,即便那些死去的人就曾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

  即使有基因,也未必玩得起

  翼装飞行这项运动虽然听起来酷炫,但由于技术要求非常高、装备昂贵,因此也是极限运动里的“高富帅”。

  首先翼装飞行对技术的要求非常高,除了对云层、风力等飞行条件有着苛刻的要求之外,任何技术上的失误,都有可能让挑战者殒命山崖。

  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就指出:“不是买了翼装等装备就能飞了,在此之前你首先需要高空跳伞几百次,完成后才能进行低空飞行,又是数百次的循环练习,到最终成为翼装飞行员,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大致最少需要几十万美金的投入。”

  另外,此后的飞行也需要足够的资金支持。据悉,一套翼装飞行装备包括降落伞、头盔、报警器、高度表等,要数十万人民币。2011年穿越天门山的美国“翼装侠”杰夫·克里斯的顶级装备,则要上百万人民币。

  因此,从技术、装备等综合角度来看,翼装飞行天生就是一项小众运动,没有超人的勇气、精湛的技术、雄厚的资金,是不可能涉猎的。

编辑:每日娱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