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

  • 卿为朝朝暮暮 卿为朝朝暮暮

    只有死过一次,才会知道什么最难以割舍。真正的爱永远也无法掩藏。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作者:广龙短篇 已完结

  • 郎心如铁妾无眠 郎心如铁妾无眠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封萧萧想了很多。想朗铮,想封家,想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封婼婼。她不懂,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落得众叛亲离。为了保住孩子,封萧萧在朗铮面前卑微到尘埃,终至棱角全无。

    作者:咸移仁短篇 已完结

  • 最难是遗忘 最难是遗忘

    结婚一年,他两次打掉她腹中胎儿。因为爱他,她卑微到了尘埃里,处处容忍,处处退让。可到最后,他却为了初恋的一句话,要她的命……

    作者:樱幼短篇 已完结

  • 爱恨绕缠似绝症 爱恨绕缠似绝症

    六年婚姻,她为他生过孩子,流过胎儿,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可到最后,她所做的一切,却抵不过他心中白月光……她是他眼中罪不可赦的歹毒贱人,她的活着变成了罪过……于是,他每天换着花样的,逼着她去死……

    作者:夏小霜短篇 已完结

  • 我心无情向冬春 我心无情向冬春

    两年婚姻,她终于怀孕,可丈夫的回应却是——打掉。为了他的初恋情人,他不仅要了她腹中胎儿的命,还要了她的眼角膜。他说,这是她活该的……

    作者:皇后殿下短篇 已完结

  • 幸而相逢如初 幸而相逢如初

    丈夫出轨,小三怀孕,嚣张歹毒,踩在顾芷初的脸上侮辱她……顾芷初想要反击,却被丈夫狠狠警告:“不要动她,不然剁了你!”与丈夫结婚一年,她处处忍让,苦守婚姻,却是这样的结果。“离婚吧。”“离婚?做梦!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我折磨一辈子!顾芷初,我就是永远,永远,也不会放过你!”

    作者:小蜜蜂短篇 已完结

  • 倘若余生没有你 倘若余生没有你

    世人都说,爱情是把刀,见血封喉。可对于沈念糖而言,向思楠是药,没有就得死。我曾以为,往后余生都是你。却不想,我早就没了余生……

    作者:火舞短篇 已完结

  • 风月锁心牢 风月锁心牢

    结婚三年,他无数次的折磨她,虐待她。她说:“我们离婚吧。”他笑笑:“苗见微,你不择手段的嫁给我,那我就用一纸婚书锁你一辈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终于……她从高架桥上一跃而下。他才悔了,慌了,他才知道原来那一纸婚书锁住的是他的一辈子。

    作者:九尾狐短篇 已完结

  • 终是一厢情愿 终是一厢情愿

    乔薇宁爱着他,爱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曾疼惜。这仅仅是一场自相情愿,她挣扎得遍体鳞伤,终于为他递上了一纸离婚书。直到座驾爆炸,他失去了这个女人,聂承谦才蓦地发现,自己深爱的人从来不是别人。就算是死了,他也要找到她,亲口告诉她那句话。我爱你——

    作者:木酱短篇 已完结

  • 千载轮回念君心 千载轮回念君心

    南烨说她欠了烟若涵的,可玄宁儿从始至终不知道自己欠了她什么……南烨毁了生她养她的魔界,毁了他们的孩子,甚至她的父皇母后都不放过……所以,她只好毁了自己,神魂消散,不入轮回。南烨,你满意了吗……

    作者:荆棘花开短篇 已完结

  • 痴恋难回首 痴恋难回首

    怎样才算情深?万劫不复还是挫骨扬灰?阮蓁蓁心死了,死在她奄奄一息、孩子夭折、爷爷气死的那一刻。再次归来,悔不当初的他跪在她身前哀求原谅。可,死了的心如何复活?“霍斯年,要想我原谅你,除非你死!”

    作者:余暖暖短篇 已完结

  • 又是一年烟雨楼 又是一年烟雨楼

    黎萱草以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顾门第,一头栽进去。后来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楼阁。她爱屋及乌,禹安昌恨屋及乌,终至一句一伤,无话可讲的地步。

    作者:嘉莉短篇 已完结

  • 刁蛮公主难出嫁 刁蛮公主难出嫁

    天界一日,地上一年,天庭之上云雾缭绕,给人虚幻的感觉,渐渐地,朦胧的雾气退去了,几根百丈巨柱,巍然耸立。柱子上刻有威严的金色盘龙图案。犹如活物般蠢蠢欲动,在白玉的柱子上向上盘绕。仿佛随时都可以冲出来仰天长啸一般。两根白玉柱子中间挂着金色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天门两个大字。两根柱子旁边分别站着两个手持长枪,穿着白色打底上面带有金色的衣服,头上也带有和衣服一样颜色帽子的天兵天将。数十根白玉做成的柱子尽头

    作者:笑笑香妃短篇 已完结

  •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疼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疼

    林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完美的男友,竟然隐瞒着自己,和别的女人订婚……

    作者:江行西风短篇 已完结

  • 桃花千千劫 桃花千千劫

    一把古萧,给了她千年之后的轮回。奈何桥边,孟婆汤落。来生,我是你的桃花劫,是你生生世世的妻。

    作者:杨火火短篇 已完结

  • 我的绯闻男友 我的绯闻男友

    陷而幻思,仇于嫉恨,辗转数年,那个男人又出现在眼前。仇与恨交加,心里只化一句言语:“我们结婚吧。”这须臾数年的狠,只为这句话说出,再将你推入当年他所经历过的深渊,弥补那些犯下的过错。“我只当你是我生命里一个过客……”呵,原来从始至终,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在那遍地向阳花的田里,宁静的镇子让自己觉得舒坦,还有身边人一齐伴随,相知相守。

    作者:洛文短篇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